昀哥的-酸酸

如今却忆江南乐 当时年少春衫薄

割韭菜薅羊毛也不是这样的吧……

喜欢两个人也太累了吧!尤其还是两个都在上升期的。我感觉我要死了!

放过自己

▪看摘抄《放过自己》的一段话来的脑洞
▪完全ooc
▪主要圈子太冷,给我倾城(成亲)添砖加瓦(ง •̀_•́)ง








丢失了的物件还有可能会回来吗?


会回来的



可是为什么等我发现它的时候,我早已经放弃寻找,并且拥有了一个全新的了。这种时候,它还有存在的需要吗?

…………





李永钦最近弄丢了一个耳钉,很着急,但大家都没怎么在意,丢了一个小饰品而已啦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。





“不用担心啦,TEN哥,说不定过几天就自己出现了呢?”黄仁俊一把揽住哥哥的脖子,“再说了哥的耳钉还少吗?咱不在乎这一个。”手臂挥了一个半圆,像是要把李永钦的烦恼给挥散的样子。





钟辰乐端着碗过来,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吐槽:“哥你别听他胡说,昨天你去练习,他拉着我们一起地毯式搜索,已经把你房间翻了个底朝天。”钟辰乐摆手示意李永钦放下手里的吸尘器,喝了口汤继续,“他现在阻止你还不是怕你难过……不过耳钉这事,找个休息时候,我们一起去买新的。”







黄仁俊放开了李永钦,有些讪讪地挠头,伸手把李永钦手里的吸尘器放出去:“对不起啊,我也是看你着急,那个耳钉似乎真的很重要的样子,说不定还在宿舍里,要不我陪你再找找……”黄仁俊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经过同意就翻李永钦房间是不对,当时也是没过脑子。






李永钦坐下来,“啊——”一声躺倒在床上,他看着天花板,日光灯的光晃得人眼睛涩。





“真的找不回来了。”算了吧,他心想。





黄仁俊和钟辰乐带上房门,发出轻巧的“咔哒”声。






李永钦倒在床上,微微闭着眼,过长的睫毛颤动着,眼里的光被割裂又重合。是灯太亮了,硬生生晃出了眼泪。还是于心不忍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窗户没关,风吹进来,有点冷。董思成把脚缩回被子里,把头钻出去,手机的光在动作中从被子里透出来。董思成缓缓地呼吸。






风真大啊,吹到窗户的合金凹槽里,又漏出来,发出小说电影暴风雪才会有的很大的呼声。董思成静静地躺在床上,一半的窗帘没拉上,路灯的光射进来,在墙上投影出明暗的条条框框。





董思成把手机拿出来,摁亮,左手伸直了向上舒张,活动关节一样,蝴蝶般起舞,轻盈灵动。手机光像是绸缎般明明灭灭绕在手指上。手指的运动愈发的快速,在手机光线消失的瞬间,紧紧地攥住那道消失的光,光是抓不住的。




董思成只想抓住李永钦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失而复得但是却不再需要的东西,当成纪念品收藏起来。就像伏地魔的日记,里面生活着过去的自己。

这次消失的那个耳钉,是他曾经的失而复得。

快新🔒了✌✌

不妥删

⸜( ⌓̈ )⸝省博

三个半小时,脚疼,我一定要换一个像素好的手机( ◢д◣)

生日快乐

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啊,感觉去年十八岁的生贺才过去没多久,我的小队长就已经出道一年了,去年的你真的超级厉害呢,虽然是刚出道的新队长,一战成名,首战屠神,自立新秀墙。

第三赛季“最佳新人”,魔术师打法艳惊四座。

今年是第四赛季呢,你不是能掐会算吗?你知道这一年对于你来说的意义吗?你改变了很多呢,把那个锐气十足的自己封印起来,为了团队,也是为了冠军。这一年你的痛苦,努力,挣扎,我是想象不出的。
所以,坚持一下,再等等,我会算命哦,我可以告诉你,
2019年,第五赛季,微草是冠军哦!!

我们还要一起走下去,一直到荣耀关服的那一天,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。

偶尔,我也会想砸开万水千山的距离,我想看看你,可是这不是万水千山可以翻越,不是山水迢迢可以奔赴。无法企及的距离,次元壁是我砸不开的距离,我永远无法真切的看到你。真伤心啊。

十九岁的王杰希啊,生日快乐。在我眼里万千星辰不及你片刻光芒。

这个tag……好冷啊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我的妈!我的娜俊!我原地爆炸!!!!我磕爆啊啊啊啊啊啊疯了疯了!O(≧▽≦)O

◥(ฅº₩ºฅ)◤       我大概是疯魔了OTL   看到这张elliot弟弟的图片   居然第一反应是我们娜娜……   (๑˃́ꇴ˂̀๑)